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简单是美

四海之内皆兄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复婚,还是不复?   

2007-08-26 08:2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2007年六月二日,对葛东来讲是一个难忘的日子,也是一个快乐的日子。这一天,河南省平顶山市影院上演了一场大型人偶剧《森林里的故事》,演出单位考虑到六月一日各个幼儿园和小学会自办节目庆祝儿童节,所以将演出时间定在了六月二日星期六。人偶,故名思义就是由人穿上动物服装一表演的一种儿童剧,比木偶剧更大气,更好看,当然,票价也更昂贵。这场人偶剧的票价最低为30元,最高为120元,这个价格在平顶山这种小型城市,并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起的。葛东的单位效益并不是很好,每个月只有五六百元工资,不过葛东并没有买票,他的一个朋友在这场人偶剧的承办单位工作,这位朋友在演出的前几天给葛东打电话,说:“哥们儿,我们公司要承办一场人偶剧演出,带着你儿子来看吧。”一个人如果能被别人主动的想到,那么证明这个人还不错。

    六月二日,晴,葛东的心情和天气一样好。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,他和他的前妻一起,带着儿子葛鸣去看人偶剧。离婚四年了,离婚时葛东二十八岁,儿子才几个月大,还没断奶,现在已经四岁了,已经从一个襁褓里的婴儿,成长为一个健康活泼的儿童了。四年里,虽然葛东也常去看儿子,却从没象今天这样,象个三口之家一样出来玩。到了剧院门口,朋友已经等在剧院门口的台阶上了,葛东对儿子说:“叫叔叔。”葛鸣大方的仰起脸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对朋友说:“叔叔好~”朋友摸摸葛鸣的头,说:“这孩子长得真象你,瞧这眉毛、耳朵,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。”葛东得意的说:“那是,不用做DNA,这也是我的种。”听到这话,葛东的前妻在旁边笑了笑,朋友对她点头示意,叫嫂子似乎不合适,只好点头带过算了。朋友掏出票来递给葛东,说:“快开演了,赶紧入场吧。”

    这次的演出真是轰动,入口处等待剪票的人排起了长龙,队伍一直排到人行道上。父母为了让孩子开心,真是舍得花钱,对于为人父母的人来讲,没有什么比孩子更金贵了。队伍里有的是奶奶带着孩子,有的是妈妈带着孩子,象葛东这样的三口之家非常少。“象我这样三口一起来的,倒是离了婚的,不是三口一起的,倒未必是离婚的。”葛东没来由的乱想。

    演出很成功,孩子们在场内发了疯似的尖叫、大笑,葛鸣也是这样,看着孩子的开心劲儿,葛东打心眼儿里高兴。看完了表演出来,葛东和前妻带着孩子走在大街上,葛鸣一只手拉着妈妈,一只手拉着爸爸,看上去象极了幸福的三口之家。

 

    送她们娘儿俩回家后,葛东回到自己家,心里却还在想着孩子,葛鸣越来越大了,和自己也越来越亲,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,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总会有点问题。在看望孩子这一点上,前妻做得还好,不象有的女人离婚后总想把孩子藏起来不让前夫见,当年办了离婚证后,前妻就说:“有空多来看看孩子,别让孩子不认识他爹是谁。”这句话让葛东心里多少有点感动,虽然两人感情不好,但这一点前妻做得却是相当不错的。其实当初前妻提出离婚时,目的也并非是真要离婚,而是想让葛东屈服,可惜,葛东并不想屈服。

    当年,在即将踏入民政局的大门时,前妻对葛东说:“你说吧,离有离的说法,不离有不离的说法。”葛东明白,这是前妻在做最后的努力,让他屈服,有话不直说,是前妻一贯的风格,从一开始提出离婚,前妻就一直在等葛东说软话,只要葛东服了软,他们就不用离婚,葛东心说凭什么,凭什么你提出离婚,却想让我求着你不要离?

    前妻犯了两个错误:1,她不清楚自己在葛东心目中的地位; 2,她不了解葛东的倔强。古人讲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”,前妻既不知人也不自知,想用离婚来迫使葛东就范,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,这个决定,断送了她的婚姻。

    前妻在葛东心目中的地位并不是很高,他们一开始的结合,就不是因为爱情,而只是因为“彼此不讨厌”罢了。大作家钱钟书在长篇小说《围城》中写道:婚姻无需伟大的爱情,只要彼此不讨厌就足够了。多年前葛东找对象的时候,条件就是找一个自立能力强一点的,因为葛东的工作单位效益一直不好,每个月几百元的收入是负担不起一个家庭的。经人介绍,认识了前妻,前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,自己在市郊经营着一家超市,经济条件比葛东好的多,前妻比葛东大三岁,相貌平平,谈不上难看,也绝称不上漂亮,从外表上来看,属于很一般的那种类型。那时前妻已经二十七八岁,正是急于嫁人的年纪,葛东的条件是最适合她的,没工作的男人前妻肯定看不上,工作太好的男人也肯定看不上她,象葛东这样有工作但是家境一般的人,与她最般配。而葛东也认为,结婚过日子,老婆不用太漂亮,一般就行,最重要是能自立。就这样,双方出于现实的考虑,结合了,这种结合注定是没有感情基础的。

     结婚三天,妻就回店里去了,而且为了照顾生意,三四天也不一定回家一趟。这算娶的什么媳妇儿?葛东心里很不舒服。妻的父亲在妻的店里帮忙打理,妻的几个哥哥家都住在附近,也天天都去,帮妹妹照顾一下生意,问候一下父亲。葛东每次去店里,都要面对一大家子人,这让葛东觉得很不自然,而且妻的家人可能觉得葛东是高攀了他们家,所以总有些轻视他,虽然说话很客气,这种轻视也在尽量的隐藏,可是葛东却依然感觉的到。家庭条件一般的人大多会有些自卑,而有自卑心理的人在这方面通常都会很敏感。葛东的心里愈发的不舒服,妻的店里也不愿常去了。这让妻很恼火,虽然没有明说,却把这种不满带在了脸上。后来有一次妻和葛东一起去葛东妈妈家吃饭,葛东的妈妈一个劲往妻碗夹肉,说:“多吃肉,多吃肉。”妻面无表情,冷冷的“嗯”了一声。妻的态度让葛东怒火中烧,葛东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,只有一个孤母,葛东奉母甚孝,结婚后也希望媳妇能和自己一起伺候母亲,让母亲过几天舒心日子,没想到不仅指望不上媳妇伺候,媳妇居然还给母亲脸色看。敢给母亲脸色看,分明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。葛东并没有当场发作,但是心里却拧下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结。

   

    结婚第一年,在葛东父亲祭日的这一天,葛东给妻打电话说,今天是父亲的祭日,希望你能回来,一起去父亲坟上看看。妻说她很忙,没时间。葛东说这是新婚第一年,应该到父亲坟上去,让父亲见见儿媳妇。妻不耐烦的说“活人的事还忙不过来呢,哪有空管死人的事。”葛东再也按捺不住,对着话筒大吼:“滚你妈的蛋!”从此以后,葛东与妻就一直处于不冷不热的状况,葛东很少往妻的店里去,妻也很少回来。两年后葛鸣出生后几个月,妻就向葛东提出了离婚。妻之所以在有了孩子以后才提离婚,其实就是想葛东可能会看在孩子的份上,向她低头,这样以后就可以过上以她为中心的小日子。她提出离婚后有一次去找葛东谈判,葛东在谈判中起身去卫生间,无意中朝妻的手提包里瞄了一眼,妻的手提包口没拉严,葛东看到了一样让他震惊的东西--录音机。葛东想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值得录音取证的东西,妻的超市的钱款财物他从来没有经手过,他与妻之间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,他不明白妻为什么要象间谍一样把他们的谈话录下来。妻的这一举动让葛东彻底心凉,他原来曾考虑过,为了孩子向妻妥协。但是这个录音机让他下定了离婚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六月二日“一家人”一起看过人偶剧之后,葛东去看儿子的次数更多了,他跟儿子做游戏,父子俩玩得不亦乐乎。而前妻也委婉的向葛东暗示了复婚的意愿。不过,前妻的暗示并非是“我想和你复婚”,而是“如果你想和我复婚,就应该主动向我提出来”,前妻的暗示让葛东很不舒服,前妻还是老样子,总想控制一切,总想占据主动。葛东明白,如果复婚的话,他和前妻仍旧不会相处的融洽,无非是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。在葛东眼里,前妻是那种执拗、现实、精于算计、自我中心的人,以前妻的性格,是绝不会用女性柔情的一面来让自己感到做男人的快乐的。想到自己也许会沉闷的渡过下半生,葛东心里感到真是难以接受。葛东今年才三十二岁,对未来还是有一些美好的想法的,他想找一个与自己合得来的女人共渡下半生,这样才是对得起自己。但是,如果只顾自己追寻幸福,一定会给儿子葛鸣带来伤害,葛鸣已经四岁了,虽然现在还不懂什么叫离婚,可是将来总会懂的。如果自己真的成立了新家庭,那么葛鸣将在单亲家庭中长大,日后心理难免会留下阴影,那就是自己的罪过了。反之如果现在和前妻复婚,葛鸣将重获一个完整的家,他现在还小,也许将来会从未感觉到过父母曾离过婚,他将健康的成长。但是想起前妻的一贯做派,他又打心底里感到厌烦,十分不愿再与前妻共同生活。

    摆在葛东面前的,是一条两难的路,追寻自己的幸福,或为了孩子的成长。选第一条路会伤害孩子,选第二条路又对不起自己,无论怎样都没有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法,该如何决择呢?葛东心里充满了迷茫。 (完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